大牌洋设计师挖角潮 师夷长技以“造车”-全球电动车网

大牌洋设计师挖角潮 师夷长技以“造车”

【第一新车 新车频道】中国未来的汽车设计是怎样的?这是一个关于理性与感性的命题,中国自主品牌为此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解答。从最初的复制粘贴到创造出自己的专属设计语言,再到近年频频惊现高颜值的车型,这背后少不了海外大咖设计师的助攻。

第一新车

譬如,比亚迪的设计总监艾格就创造了“Dragon face”设计语言,刷新了我们对国产车的认识;吉利汽车的彼得·霍布里则为吉利与领克带来差异化的设计。他们不仅能以最快的速度为自家的产品“整容”,还能传授各种“变美”心得,令各大自主品牌学会如何培养独一无二的“气质”。

这波聘请“外援”的风潮在近年来似乎没有半天听下的迹象,就在上周,原路虎外饰设计总监Phil Simmons(菲尔西蒙斯)宣布跳槽到长城汽车担任设计总监;时隔几天,中国一汽也传来原劳斯莱斯设计总监贾尔斯·泰勒(Giles Taylor)先生正式加盟的消息。

这些海外大咖身上有着中国一时无法超越的设计思维与经验,他们的到来不禁令我们对中国汽车设计的未来产生无限的遐想,今天不妨先我们透过这些设计师,提前脑补一下中国自主品牌汽车的未来“模样”。

长城汽车:从皮埃尔到菲尔·西蒙斯

在了解长城汽车现任设计总监菲尔·西蒙斯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它的“前任”皮埃尔,他一手缔造了长城汽车旗下高端品牌WEY的设计语言,一经发布瞬间引来好评如潮,也成为皮埃尔在长城汽车的得意之作。

第一新车

▶| 长城汽车的皮埃尔时代

在任职长城汽车前,皮埃尔曾经为宝马效力过十余年,主导设计了X5和X6等重磅车型,后来设计了M系列运动车型。

2013年7月起,皮埃尔加盟长城汽车,担任副总裁兼设计总监,担纲起哈弗与WEY的车型设计。2016年,WEY品牌横空出世,“流体力学车身”以蓄势待发的猎豹为设计灵感,营造出自主车型罕见的豪华质感。

第一新车

2016款 WEY VV7

在首款量产车型VV7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皮埃尔将哈弗车系中“静态动感”的哲学与WEY车系中的流体力学完美融合,引领了自主品牌中的轿跑式SUV风潮。在家族化的设计语言之下,跟随VV7之后上市的VV5、VV6同样带着前卫的造型面世。

第一新车

同时他还为哈弗H8、H6、H2S带来全新的面貌。在全新H6车型上,其标志性的大嘴进气格栅、向前俯冲的整体线条为哈弗车型赋予大气与运动气息,被皮埃尔定义为“静态动感”。

第一新车

因为种种原因,在长城汽车待了4年的皮埃尔在2017年选择离开,匆匆投奔韩国起亚,而长城汽车的设计总监职位一直悬空了将近1年。

▶| 长城汽车的西蒙斯时代

2018年9月初,长城汽车宣布终于招来了前路虎外饰设计总监——菲尔·西蒙斯,以填补关键人物的空缺。西蒙斯有着超过30年汽车设计的光鲜履历,除了路虎外,还供职过福特汽车。2009款福特嘉年华、2005款福特Fusion、水星Mercury Milan和林肯MKZ等车型正是他的代表作。

第一新车

在路虎公司,西蒙斯曾担任路虎外观设计的工作室总监,负责2018年款路虎揽胜和路虎揽胜运动款、2017款路虎揽胜以及2016款路虎揽胜、发现和发现运动款的设计。

第一新车

2018款 路虎揽胜运动款

纵观西蒙斯在路虎设计的作品可以发现,西蒙斯追求的是极简主义,车身侧面的肌肉线条有所“收敛”,不过其方正的设计理念却与新东家——长城汽车大相径庭。

第一新车

2017款 路虎揽胜运动款

▶| 长城汽车的未来以及皮埃尔的难题

有人会问:皮埃尔的执掌下,在长城汽车未来会长成什么样?这是皮埃尔需要综合中国特殊市场情况、产品定位来衡量的问题。诚然,皮埃尔为长城汽车开创的设计语言已经趋向成熟,未来西蒙斯会不会在此基础上推陈出新,抑或者打破前任“皮埃尔”遗留的历史束缚,这都是值得期待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如何在品牌向上策略的指导思想下,保持基本的设计基调是西蒙斯的思考重点。

红旗汽车:当英伦绅士遇上中国豪车

贾尔斯·泰勒(Giles Taylor)1992年毕业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车辆设计专业,雪铁龙、捷豹、劳斯莱斯都有着他的足迹。

第一新车

▶| 贾尔斯泰勒是典型的英伦绅士

在雪铁龙工作期间,他负责过雪铁龙Xsara车型设计、C3 概念车设计;随后,他辗转到捷豹,负责了XJ和XK等一系列车型的设计;2012年,泰勒加入劳斯莱斯任设计总监一职,并贡献了魅影、曜影、幻影,甚至包括首款SUV车型库里南的设计之作。无疑,泰勒已经是现今最了解顶级豪华汽车,也是最炙手可热的设计师之一。

第一新车

库里南

捷豹与劳斯莱斯都是英国绅士的形象化身,优雅的线条、奢华的质感都是两者永恒的主题。泰勒转战后一汽将紧握红旗品牌、中国一汽旗下品牌造型创意和设计体验的大权,其重心莫过于近年来发起复兴大计的红旗汽车。

▶| 红旗的崛起还需要一位领航员

红旗汽车贵为“共和国长子”,出身之初就成为国家领导人座驾,在中国老百姓心中有着不可超越的神圣地位。从第一代原型车,到CA72再到CA770,红旗成功履行了“国车”的职责。然而在动荡的汽车工业环境下,红旗汽车因为小规模生产、地位、售价等问题逐渐从人们的视线淡出。

第一新车

在2009年国庆60周年大典上,沉寂已久的红旗再度迎来了春天,向中国人展示了CA7600J检阅车。以CA7600J为原型量产的 L9、L7、L5却以高售价与普通老百姓隔起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第一新车

2013款 L9

在徐留平主掌一汽后,红旗汽车的复兴计划被提上议程。今年1月,红旗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品牌战略发布会,宣布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大计,把“中国式新高尚精致主义”作为全新品牌理念,以“尚·致·意”为设计理念,将新红旗打造成为“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

第一新车第一新车

在产品规划方面,红旗将推出L、S、H、Q四大系列车型,兼具商务、运动、高端、亲民路线。L系列车型定位于新高尚红旗至尊车、S系列为新高尚轿跑车、H系列为新高尚主流车、Q系列为新高尚商务出行车。

第一新车

▶| 红旗汽车未来

如此掷地有声的口号也只有红旗才有这样的底气喊出来,所以泰勒最迫切的难题就是如何将新红旗的愿景与自身的设计理念结合,将来源于劳斯莱斯的豪华品牌设计思维注入到有着特殊身份的红旗汽车身上。或许这对泰勒而言并不算是难题,毕竟在传承与创新融合这个技巧上,泰勒在劳斯莱斯和捷豹的工作中已经屡试不爽。

第一新车

新红旗概念车

另外一方面,红旗汽车在国民心目中有着无可媲美的存在感,但是往往也有着高不可攀的距离感,尤其对于正逐渐成为消费生力军的年轻一代而言,他们对红旗汽车的印象并不如老一辈的清晰。那么,泰勒如何通过造型打破“官车”、“检阅车”的固化形象,以全新形象走向大众,这些都是泰勒需要梳理和解答的问题。

或许,未来的红旗汽车在泰勒这盏指路明灯下,将会焕发出奢华、年轻、时尚的新颜,或许会成为中国的“劳斯莱斯”。

展开余下全文(1/2)

2比亚迪汽车/吉利汽车/奇瑞汽车回顶部

比亚迪:艾格的"画龙点睛"

相比初来乍到的西蒙斯和泰勒,大家可能比亚迪的设计总监沃尔夫冈·艾格(Wolfgang Egger,以下简称艾格)可能早已耳闻。在入职比亚迪前,艾格头顶着奥迪前设计总监的光环,经典之作包括全新奥迪R8、TT、Q7和Crosslane Coupe概念车等。

仔细观察艾格的这些作品,你会发现他擅长于“玩弄”线条,大嘴设计并不只有“大”,而是富有棱角,同时搭配更加犀利的灯饰设计,营造出精致的前脸。

与奥迪不同,艾格的新东家比亚迪是大众化的平民品牌,多年来将大部分精力和成本花费在技术制造与新能源普及上,设计成为偏科项目。而艾格的出现正好拯救了比亚迪的尴尬局面。对于艾格而言,为比亚迪设计全新的设计语言这项任务正好为自己提供了巨大的发挥空间。

▶| 艾格的龙与比亚迪的王朝产品系列

2018年3月,Dragon Face设计理念发布会如期而至。从零到有,艾格亲自操刀的Dragon Face设计语言酝酿了近两年,期间艾格从中国"龙"元素中汲取灵感,融合西方简约豪华设计风格,打造出Dragon Face这一比亚迪王朝车系的全新设计语言,"印象"、"科技"、"文化"成为三大关键词。

这套极具中国风的设计理念在全新一代唐、宋MAX身上率先得到验证,庄重的龙脸造型、飘逸的侧面悬浮设计、一体成型的尾部双联尾灯,三大简洁而有力的印象线条,让比亚迪唐成为一辆有设计感的车。

另一方面,作为“龙眼”(Dragon Beam)的车灯成为艾格的另一个着力点,设计车灯的底部线条来源于中国传统的屋檐走势,配合炯炯有神的LED大灯,龙的威严气势呼之欲出。

在车灯形状方面,Dragon Face设计理念采用时下流行的贯穿式设计,比如全新一代唐、宋MAX、秦Pro就得到应用,这些新车在保持家族感的同时,有着差异化的设计。

比如,全新一代唐的无缝贯穿式LED双联尾灯,采用对称式蜿蜒设计,进一步拉宽了车尾视觉。秦Pro则将“戟”等秦朝武器的形态进行演化,成为作为前后灯的轮廓。综合两者来看,艾格根据车型定位、车身尺寸不同,尾灯的样式与细节处理都有不同的表达,丝毫看不出偷懒的痕迹。

▶| 比亚迪的未来

纵观比亚迪陆续推出的款款诚意之作,可以看出艾格对于设计的专注与用心,作为一位老外能够将中国传统文化“活化”在一辆本来没有生命的汽车上,将龙尊严、王者风范的精髓透过设计,表达品牌进阶的愿景,这正是比亚迪和迪粉所期待的局面。

吉利汽车:彼得·霍布里的差异化设计

正确来说,彼得·霍布里并不是被吉利挖角。自1991年起,他就担任沃尔沃设计总监,随着沃尔沃被吉利汽车收购,顺理成章成为吉利汽车集团设计高级副总裁。

▶| 彼得·霍布里对吉利汽车的洞察

彼得·霍布里也是来头不少,自1974年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汽车设计专业硕士毕业后,彼得·霍布里就开始进入汽车公司实现自己的设计抱负,先后领导过阿斯顿·马丁、捷豹路虎、沃尔沃、福特和林肯等品牌的设计和规划工作。

对于汽车设计,这位拥有40多年经验的业界泰斗早已驾轻就熟,在未正式接管吉利汽车的设计前,就认识到吉利虽然设计种类繁多、个性多元化,但产品缺乏共性,无法形成一个良好的品牌认知。

▶| 大自然与中国特色文化成为灵感源泉

于是在吉利的车型设计上,彼得·霍布里选择了从零开始,摒弃了错综复杂的设计路径。博瑞和博越两款车型的灵感正是来源于猎豹,肩和身体采用0.618黄金分割点,由此就形成了博瑞和博越优美的腰线比例与轮廓之美。

2017款博瑞

在博越上,彼得·霍布里用玉如意造型的下保险杠、西湖断桥的中控台、梯田式的中控台花纹布局、音响面板“G”字造型等设计,诠释了被忽略的中国元素。

2018款博越

如果说吉利的设计是在传统中发掘新的故事,那么领克品牌就是一张白纸,在只有品牌定位的“故事大纲”下,如何用自己的语言和动作演绎领克这一个全新的品牌非常考究彼得·霍布里的创造力。于是,“都市对立美学”的设计理念就在彼得·霍布里的脑海中形成。

2018款领克01

“都市对立美学”的设计理念将大城市的深邃融入其中,比如前脸的“都市天际线”造型,丰富的细节勾勒出黄昏或黎明时分都市天际的轮廓;内饰大量的灰色绒面和撞色设计,表现出年轻人个性、时尚、潮流的特质。

2018款领克02

2018款领克03

▶| 吉利的未来设计

领克的定位介乎于吉利与沃尔沃的之间,采用与沃尔沃共享技术的CMA模块化平台打造,如何在同根同源的不变条件下,保证领克与吉利、沃尔沃形成差异化来攻占市场?外观与内饰设计正是问题的正解,这一点彼得·霍布里已经光荣地履行了自己的义务。

奇瑞汽车:设计总监之位先后易角

奇瑞汽车两大设计重臣分别为詹姆斯·霍普(James Hope)、史蒂夫·艾姆(Steve Eum),前者在2012加入奇瑞汽车,主导设计了艾瑞泽5和瑞虎7,当年瑞虎7的原型TX概念车更是一举夺得日内瓦车展最佳概念车大奖。

▶| 詹姆斯·霍普时代

詹姆斯·霍普自1992年毕业开始,就担任福特设计师长达9年,先后在底特律和德国科隆工作;2000年转投戴姆勒-克莱斯勒,次年又加盟江森自控和Motor City Europe;2008年其进入通用欧洲,直至2012年1月离开通用来到中国。

其中,艾瑞泽系列正是反应了詹姆斯·霍普对中国式设计的见解,其理解的中国式设计基于“神”而凝聚为“形”,而不是基于“形”而“形”。而如何抓住中国元素的“神”,James Hope为此曾走访全国各地,并在其中提取灵感,然后进行演化再付诸于汽车的造型设计。

2017款艾瑞泽5

在艾瑞泽系列中,James Hope表达的是老子《道德经》中“上善若水”的“水”元素,这一元素是贯穿艾瑞泽3、艾瑞泽7和艾瑞泽5设计的核心,轻盈优雅的气质在整个车系中得到全面的展现。

2017款艾瑞泽7

▶| 史蒂夫·艾姆时代

2017年,韩裔美籍的史蒂夫·艾姆接过了詹姆斯·霍普的大旗,成为新一任设计总监,詹姆斯·霍普则主要负责奇瑞欧洲中心的组建。

2000-2012年,史蒂夫·艾姆在美国南加州通用汽车先进设计工作室担任助理首席设计师,后来担任上汽通用五菱汽车(SGMW)的设计总监。相比詹姆斯·霍普,史蒂夫艾姆名气并不大,缺乏经典作品。人们对于史蒂夫·艾姆时代的疑惑油然自生,究竟是五菱style,还是保留原有的味道?在不久的将来,奇瑞上市的新车将给予我们答案。

总结

当眼看越来越多的国外大咖设计师活跃在中国汽车设计领域,不少人抛出“崇洋媚外”的观点。不过,我们需要深刻认识到国内设计体系尚未成熟,国外大牌设计师能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带来一股清流与成熟的设计思维,这也是改变自主品牌颜值最立竿见影的捷径。在这个过程中虚心学习,同时培育本土设计师才是重中之重。

庆幸,国内已经出现了一批亮眼的星级本土设计师,以上汽设计总监邵景峰、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张帆等代表的中国籍设计师正不遗余力地推动汽车自主设计的发展。如果问中国汽车设计的未来是怎样的?我想本土设计师在中国一定有属于自己的话语权和主导权,而在此之前,国外大咖设计师将会是我们最好的启蒙导师。(文:第一新车 曾惠君)

发表评论